中国影史上有哪些值得一提的经典电影?

  时至今日,许多白发苍苍老人提起《冰山上来的来客》《羊城暗哨》《野火春风斗古城》这些他们童年看过的惊险片时,无一例外,脸上还洋溢着异常兴奋的表情。

  八一厂导演严寄洲执导的《英雄虎胆》就是这一类型题材的高峰之作。当年,刚接下了这一任务的严寄洲快马加鞭,热情如火。多年的部队生活,让他处理这一题材得心应手。同时,风光、爱情、歌舞等元素的融入,使得影片既有政治红线,又能叫好叫座,最终呈现出一部具有中国特色的“红色类型片”。

  这位独具匠心的导演在多年以前,就已经娴熟地运用惊险片的叙事模式与类型元素。现如今,诸多谍战剧的模式和套路还是源自于这部红遍天的惊险片。

  《英雄虎胆》讲述的是我方军队如何与敌方匪首斗智斗勇,最终一举消灭敌人的故事。《英雄虎胆》采用顺叙的方式,人物关系敌我分明。电影的场景选择在地形崎岖、地貌多样的地区,既增添影片的观赏效果,又丰富了电影的场面调度。

  一般的惊险片的剧情设定是我方都是好人,敌方都是坏人,好人坏人泾渭分明,不能有接触。难能可贵的是,在电影中加入爱情故事,让我方情报人员和敌方特务之间产生感情纠葛。这种处理方式是一次大胆的突破,银幕上的人物形象不再是冰冷的政治符号,而是鲜活的人。尤其是王晓棠在电影中出色的表演,一度还让她成为观众的“大众情人”。

  “鲜活的人”同样出现在八十年代的中国影坛。当时的中国电影锐新改革,题材丰富,形式多样,老、中、青三代导演同台竞技。名著改编电影对于老导演岑范而言,已经是拿手好戏。这位老导演,钟情于戏曲、古装题材的影片。鲁迅先生的名著《阿Q正传》,他也“觊觎”了很久,率先挑选了在上海著名的滑稽戏演员严顺开主演阿Q。严顺开原本是一位戏剧演员,首次银幕“触电”就是参演由滑稽戏改编的电影《阿Q正传》。

  滑稽戏源自于上海,上海与浙江风土人情相似。严顺开多年的舞台经历,厚实的语言和形体功底,把阿Q的“精神胜利法”演绎得惟妙惟肖,一个 “哀其不幸怒其不争”的阿Q形象跃然于银幕之上。

  严顺开说“我把阿Q当作祖父一辈的长者和亲戚,他有缺点我气,他的善良我爱,他被欺辱我心疼,他不争气我恨。当感到自己的身心和他贴到一起时,我和阿Q的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。”

  在第五代导演陈凯歌亮相戛纳,《霸王别姬》夺得 “金棕榈”大奖的华语片前,中国内地第一次入围竞赛单元的电影就是《阿Q正传》。

  说起第五代导演,当年的毛头小子,如今都变成了花甲老人。陈凯歌去年执导了《妖猫传》,张艺谋的《影》刚刚上映,评价两极纷呈。再回头观 “第五代”的开山之作《一个和八个》,或许可以重返那个意气风发的时代。

  导演张军钊在毕业分配之际,因为党员的身份需要冲锋陷阵,他选择远赴广西电影制片厂,与张艺谋、何群、肖风,这批电影学院78级毕业生,共同合作完成了《一个与八个》。这部电影一出,电影界一片哗然,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“新浪潮”。

  《一个和八个》中大量运用不规则构图,选择简单黑白灰的色调,音乐音响与画面产生对位的效果,选择了当时并不出名但日后红遍天的性格演员,比如陈道明、谢园。

  这一代年轻的电影创作者,不再把电影当成一个讲故事的工具,而是希望通过电影造型,声画关系,来表达他们心中需要呐喊、释放的声音。他们把云南的热带雨林,内蒙的茫茫草原,四川的嘉陵江,新疆的戈壁滩和他们的知青岁月都搬上了银幕,他们展现的是岁月的诗,是青春的歌。

  现如今,严寄洲、岑范、张军钊、严顺开都已经离我们而去,他们用热血、激情、青春、岁月投身于银幕的创作之中,一个个的经典镜头,一句句精彩的台词,一批批鲜活的形象都被镌刻在胶片之上。

  本次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精心为观众挑选了《英雄虎胆》《阿Q正传》《一个和八个》等作品,让我们在金秋十月,一同向电影大师致敬,重温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。